【参建】激活古村,以建筑为触媒 —— 福建上坪古村复兴计划(by何崴)

尊龙人生就是博

2018-10-04

改造后的水口区域(摄影:金伟琦)上坪村村口同时也是水口,是村民祭拜祖先、神灵的地方。

场地中空间元素包括社祖庙、杨家祠堂、廊亭、古桥、古玉兰树、荷塘,以及闲置的烤烟房和杂物棚。 根据调研,建筑师发现廊亭、烤烟房和杂物棚可以成为该区域改造的突破口。 廊亭是1980年代农民为了把守水口(因为当时修建机动车道,破坏了原有的风水格局)草草兴建的,主体结构为毛石垒砌,厚重、粗劣且封闭的形态既不利于内部使用,又阻隔了入村时的视线;烤烟房和杂物棚位置显著,但长期闲置。 针对此情况,建筑师决定对它们进行空间和功能再造,并借此“增加服务设施,重塑村口场域”。 水口区域总平面图1980年代兴建的廊亭原貌(摄影:何崴)社祖庙和旁边的烤烟房和杂物棚(摄影:赵卓然)廊亭位于杨氏祠堂和社祖庙的中间,毗邻入村道路和水系,位置极其重要。

原建筑封闭、粗陋的特性给区域带来了负面影响,一个更通透、可供人休息的新廊亭是村民长期的诉求。 杂物棚具有很好的景观视野,被改造为水吧;毗邻的烤烟房具有独特的外形和内部空间,建筑师希望将其塑造为一个具有艺术氛围的场所,成为吸引客人前来的“磁石”。 在设计手法上并不刻意追求复古的形式,也不使用过于现代、城市化的形态,而是希望村口节点的几个新建筑在保持在地性的同时,在局部呈现新的气象,从而使新建筑身兼古与新的双重个性。

廊亭将原建筑拆除,新廊亭使用木材建造,主体结构为地方传统的举架;立面利用格栅形成半通透的效果,在半高处位置开了一条通长的“窗”,形成框景。 这样的处理,既阻隔了视线,锁住了水尾的风水格局,又让坐在廊亭里的人可以看到周边的景色。 廊亭中村民自发供奉的神像被妥善保留,并重新安置回原有的位置上,建筑师希望通过对原有信仰的尊重,使新老廊亭间建立一种关系,也让当地人更容易接受村中的这个新成员。

新廊亭夜景(摄影:金伟琦)新廊亭上梁仪式仍然按照古老的习俗,建造成为传统工艺传承的途径(摄影:赵卓然)新廊亭内部,村民供奉的神像被重新安置回原来位置(摄影:金伟琦)水吧改造后的烤烟房和彩云间水吧(摄影:金伟琦)水吧由杂物棚改造而成。 新建筑基本保持了原棚架的格局,半高架约,下面供儿童玩耍,上面是水吧,可以俯视面前的荷塘,具有很好的视野。

立面材料为木板,但中轴的木窗板并没有墨守成规,而是一面保持木本色,另一面漆成七彩的颜色。

如此处理使建筑在呼应传统之余,平添了一抹妩媚。

室内使用老木板制作吧台,装饰灯则更为乡土,直接取材于村中的柴火木,新旧材料之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设计师希望,这个新的服务设施能为古老村庄带来一点戏剧性的“冲突”。 彩云间水吧鲜艳的窗板为古村增添了一抹亮色(摄影:金伟琦)彩云间水吧内部就地取材,并采用了传统工艺,旧中有新(摄影:金伟琦)烤烟房作为当地农业的传统工艺遗存,烤烟房具有一定的旅游观赏价值,可以满足城市人对传统制烟工艺的好奇。

但设计团队并不希望把工作停留在原有工法的简单再现上,而是引入一种艺术的手法,通过一个装置将阳光分解和强化为彩色光。 当光线由天窗射入室内空间时,奇幻的光影效果为简单的空间营造了浪漫的色彩,也使这里成为一个仪式性的场所。 改造后的烤烟房,光色创造了奇幻的效果(摄影:金伟琦)由亚克力板组成的装置将阳光“分解”为彩色(摄影:金伟琦)。